每个人脑中都住着“金凤花”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7-22 13:17   浏览:
正文

随看随想

“双减”不是关停校外培训班或学校少留作业这么简单,其核心在于课堂教学的提质增效。要实现这一目标,除了关注课程改革外,脑科学研究成果也应当被教育者重视。比如作业改革,重点可能不都在“量”上,教师怎样设计作业结构才是最优的?学生以不同的方式完成作业,是否会对完成作业所耗费的精力以及作业质量有影响?戴维·罗克关于人类大脑运作原理的研究对我们思考这些问题很有启发。(孟岳)

————————————————

做出决策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大脑中一个叫前额皮质的区域。这一区域位于大脑的外围。这一部分厚约0.1英寸,像一层床单一样覆盖着大脑。前额皮质位于额头后方,是整个大脑皮质的一部分。它是人类大脑在演化过程中最后发展起来的主要区域,仅占大脑剩余部分体积的4%到5%。

不过,你可别小看它了。就像钻石和浓缩咖啡一样,有些好东西就是袖珍的。没有前额皮质,你就无法设定任何目标,连想着“去商店买点牛奶”都做不到。你也无法制订计划,无法对自己说:“去山上的商店买点牛奶,然后再走回来。”你无法控制冲动,如果你在寒冷的日子里突然想要躺在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马路上,你就会立刻付诸行动,并因此陷入麻烦。你无法解决问题,比如搞清楚在汽车从你身上碾过去之后,你该如何去医院。你很难想象出从未亲眼见过的场景,所以你不知道该带些什么去医院。最后,你无法进行创造性思考,所以当你从医院回到家时,没办法编一个“善意的谎言”告诉妻子发生了什么。

前额皮质是你与世界进行有意识互动的生物基础,是大脑的思考核心,它让你在生活中不会进入“自动驾驶”模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神经科学家们对大脑的这一区域有了重大发现,特别是由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教授埃米·安斯坦领导的团队取得了显著成果。与她已故的导师帕特里夏·戈德曼-拉基一样,安斯坦在职业生涯中致力于揭开前额皮质的神秘面纱。“前额皮质在任何时候都承载着我们的思想内容,”安斯坦解释道,“有些想法不是由外部信源或感官产生的,而是我们自行产生的。我们把想法保存在前额皮质之中。”

尽管前额皮质很有用,但它也有很大的局限性。为了形象地看待它的局限性,你可以想象一下,用于在头脑中保持想法的大脑资源相当于你口袋里的零钱,而你的大脑其他部分的处理能力相当于整个美国经济的总和(也许是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前的经济状态)。安斯坦解释道:“前额皮质就像大脑中的‘金凤花’。它需要一切都刚刚好,否则就无法很好地运作。”让前额皮质所需要的一切都“刚刚好”是埃米莉需要学习的技能,这样她才能自如地应对新职位中面临的海量信息。

……

把前额皮质想象成一个小剧院的舞台,剧院中的每个演员都扮演一个特定的角色,演员代表你关注的信息。有时,这些演员像正常演员一样从舞台的一侧入场。当外部信息引起你的注意时就是这种情况,就像埃米莉看着她的计算机下载数百封电子邮件时那样。

然而,这个舞台跟普通剧院中的舞台还是有些不同的。观众席上的观众有时也会上台表演。观众代表你内心世界的信息:你的想法、记忆和想象。舞台上的内容代表你此刻所关注的东西,它既可以是外部信息,也可以是你内心世界的信息,或者是这两者的任何组合。

一旦演员登上了你的注意力舞台,你就可以跟他们一起做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当你要理解一个新想法时,你就把新演员带到舞台上,并花上充足的时间观察他们如何与观众(那些你大脑中本来就有的信息)互动。埃米莉在试着理解每封电子邮件的内容时就是这样做的,我希望你此刻阅读这本书时也在这样做。再比如,当你想做出决策时,你就让多位演员登上舞台,然后比较他们,最后做出价值判断。埃米莉决定如何回复电子邮件时就是如此。

当你要回忆信息,也就是把过去的记忆带回脑海中时,你会把某位观众带到舞台上。如果那段记忆比较久远,那么它可能坐在观众席后排的黑暗角落中,找到它得费些时间和精力,而且你可能会在寻找的过程当中分心。埃米莉努力回想时间管理培训课程中关于如何应对电子邮件的技巧,但这些信息坐在观众席后排,太远了,所以她放弃了。为了记住信息,你需要让演员走下舞台,进入观众席。埃米莉试着一边开车,一边记住一个关于新会议的点子,但发现这么做很累人。

有时候,学会忽视某个演员、让他远离舞台也很重要。比如,你在午餐前有个紧急任务要完成,你正试图在这件事上集中注意力,但关于午饭的念头总是时不时地蹦进你的脑海,每次都让你分心半分钟。抑制某个想法,即让某些演员远离舞台,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但它对在生活中保持高效非常重要。正是当埃米莉心不在焉地思考自己该如何应对新职位时,她误删了老板的语音邮件。

理解、决策、回忆、记忆和抑制,这五项功能构成了有意识思维的主要部分。这些功能组合起来,就能用来制订计划、解决问题、与人沟通和完成其他任务。每一项功能都需要大量使用前额皮质。运用这些功能需要海量的大脑资源,远比埃米莉以为的要多得多。

舞台资源是一种有限资源,就像股票、黄金或现金一样。想象一下,埃米莉其实可以以严格控制支出的方式,像公司管理金融资产一样来管理她用以思考的舞台资源。但是埃米莉挥霍了她的资源,她试图一边开车一边思考关于新会议的点子,使她的大脑在上班前就疲惫不堪。然后,她一大早就开始处理电子邮件。处理大量信息会消耗大量资源,这可不是宝贵资产的最佳用途。

记住这个新观点:每一次使用舞台资源时,都要把它分配给重要的事情。舞台资源是有限的,所以不能浪费。不管怎么努力,你都不可能像卡车司机开车那样,持续一整天坐在那里做出绝佳决策。

……

显然,首先进行优先级排序是很重要的。假设埃米莉的确先从优先级排序入手,此刻她头脑清醒,体内可调用的葡萄糖也很充沛,那么她还可以做些什么来最大限度地提高进行优先级排序的能力呢?为了减少处理信息所需要的能量,你可以利用视觉画面,也就是让脑海中浮现画面。例如,你现在正在通过大脑舞台的比喻来学习一个复杂的科学概念,即前额皮质的功能。将概念想象成视觉画面会调用位于大脑后枕叶的视皮质。这个区域可以通过真实的画面、隐喻或故事等任何能在头脑中产生图像的事物来激活。

(选编自戴维·罗克《效率脑科学》,人民邮电出版社2022年版)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乐赢彩票平台,乐赢彩票官网,乐赢彩票网址,乐赢彩票下载,乐赢彩票app,乐赢彩票开户,乐赢彩票投注,乐赢彩票购彩,乐赢彩票注册,乐赢彩票登录,乐赢彩票邀请码,乐赢彩票技巧,乐赢彩票手机版,乐赢彩票靠谱吗,乐赢彩票走势图,乐赢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乐赢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